• <code id="tttbg"><u id="tttbg"></u></code>
    
    

    <var id="tttbg"></var>

      <var id="tttbg"><rt id="tttbg"><td id="tttbg"></td></rt></var>

      選秀歌手:一場生存與夢想的博弈

      2019-05-24 08:14 北京商報

      打印 放大 縮小

      時下熱播綜藝雖然都標榜推新人新作,但無一例外都成了舊時快男超女的“翻新”局。早間選秀而來,現如今又踏入綜藝場。這期間,是一段不溫不火不為人知的“消失歲月”——2005屆超女黃雅莉“走下”舞臺,成了玩攝影與繪畫的“藝術家”,2007年快男馬雪陽、張遠靠網大網劇“掙口飯錢”;2013屆快男白舉綱有過在合租房中的“務農”歲月……此番綜藝中的卷土重來,有人瞄準獨立音樂人的身份,有人則以高齡男偶像成團為目標。這一次踏入秀場,可能是新生與常青,也可能是無數次消失又回爐重塑的開始。

      仍在追夢路上的不足1%

      舊酒新裝、老料新做似乎成為今年各大綜藝的普遍路數。

      愛奇藝《我是唱作人》進入到下半場競技,雖然原創曲目為新賣點,但周筆暢和白舉綱的同臺競演卻再現了超女與快男PK現場。在優酷的同類節目《這!就是原創》中,2006屆超女劉力揚的出現被冠以“前超女哭訴寫歌沒人聽”的標題,遭后輩藝人王嘉爾淘汰的結果受到熱議。即便是選拔“鮮肉”idol的騰訊視頻《創造營》中,超齡快男馬雪陽和張遠頻刷話題熱度。

      眼下離初代選秀《超級女聲》節目的騰空出世已有15年時間。據綜藝編導王赫介紹:“從2004年到現在,湖南衛視舉辦了十屆超女、快女、快男選秀節目。選出的前十強都簽約了天娛傳媒,總人數可達近乎100人。”

      而15年間,百度搜索 “選秀節目”門類下共收集有250余個詞條。粗略推算,應有數千人曾經“十強”榜上有名走過選秀場。“放眼娛樂圈,仍在打拼并有露臉機會的或許也就數十人。”王赫感慨。

      早年間選秀而來,現如今又踏入綜藝場。時下輿論對那些依然“奮戰一線”的不足1%的追夢人呈現兩極化:有人被回憶戳得淚意滿滿,有人只感到“回鍋肉”的膩而無它味。

      回歸現實處境各異

      對一些藝人來說,能登上綜藝、舞臺的機會或許也只是花開一季,在公眾視野“消失”的歲月也是他們各食其味的真實人生。

      出身音樂世家的周筆暢,經過“三年兩次解約” 的曲折超女路之后,選擇活成了“隱居一線”、玩攝影的半個圈外人。2016年,周筆暢獲得了第11屆美國《國家地理》全球攝影大賽中國區名人專區華夏典藏獎,還把個人攝影展開到了北京798的美術館里。

      對于“筆莉王道”中的黃雅莉來說,藝術“并不好玩”。出道第八年,已準備好所有曲目的黃雅莉被告知演唱會計劃取消。郁悶中她將搭建設計演唱會舞臺做成了藝術作品。圈內好友趙英俊曾說,“雅莉北漂這么多年一直沒有買房,把自己賺到的錢全部拿來投入了這個項目”。眼下,黃雅莉的藝術展正在798展出。但在《向往的生活》里,黃雅莉還是一個哭訴著想唱歌的人。

      有人選擇藝術,還有人干起了農活。2013屆快男白舉綱的“失蹤”期間,是和樂隊朋友們租住在一所大房子里,房子外面的空地被開墾成了農田,種上了辣椒、四季豆、番茄、南瓜、胡蘿卜等諸多應季蔬菜。

      在圈外的不務正業似乎也好過于圈內的掙扎求生。據了解,至上勵合解散后馬雪陽參演了兩部評分在3、4分的影視作品,還有4部“暫無評分”之作。 在《創造營》中面臨淘汰的馬雪陽稱,“公司主要是以影視為主,先拍著,掙口飯錢”。

      再登舞臺步履維艱

      歷盡炎涼之后再度踏入綜藝場的老藝人們已是各懷心事。

      對于參加《我是唱作人》的想法,周筆暢本人在接受采訪時笑稱:“因為今年大家都懂的,工作挺困難的,能做一個是一個。”

      在業界人士看來,周筆暢、白舉綱已不缺公眾認知度,卻共同面臨著甩掉娛樂圈各種標簽、強化音樂人角色的難題。“其實她這幾年的歌真的不缺優質的作品,但隨著整個音樂圈的蕭條,多數人說起周筆暢還要數到超女,還有婚慶必備的那首:‘我擁抱著愛’。”娛評作者傳媒櫻桃派指出。

      當下還偶爾被人誤會是“說相聲的”白舉綱,在節目中強調“希望讓大家知道我是干什么的”。

      與在音樂上強化獨立身份的選擇不同,擺在“老男孩”馬雪陽和張遠面前的依然是“抱團”之路。面對網傳兩位只是來“蹭熱度”的說法,并不青春的馬雪陽在節目中表示,他的青春就是“團”,成團是他目前來說維持唱跳的唯一出路。

      各有目標,但靠綜藝露臉“翻新”的套路一致。縱觀各大節目,超女快男老一輩藝人之外,還有資歷較淺者正在“頻頻重啟”。剛剛開啟的優酷綜藝《這!就是街舞》第二季中,有的是第一季落選的選手,有的是去年愛奇藝《熱血街舞團》的選手。

      娛評人遲遲說出了“老人”的窘境:“身處新人輩出的時代,不抓緊機會再搏一回,注定只能被更多新人壓在身上難以翻身。而且,不難發現回鍋間隔越來越短,一檔節目不成馬上轉投另一檔,如同面試一般。如此頻繁的‘回鍋’,難免讓人產生反感,一鍋燉不紅,換了一鍋就能成?”

      經此一戰,可能是長久的翻紅,可能是無數次消失又回爐重塑的周而復始。

      責任編輯:陳莉(QC0002)

      宅男网站